加入书架

愛若沐兮 ch23叵測 (2/3)

←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
,一时之间也想不起带有「花」字的诗词,突然记起上次在沐风书架上得来的《花间词》,眼珠子转动着,勉强搜索着记忆,虽充满了不确定,但还是尝试吟咏:「云鬓花顏…金步摇,芙蓉…帐暖…度春宵?」

  「言公子咏这诗可真是一绝哪!」徐知府乐得拍手,在场宾客纷纷撇开头噗哧一笑,他们压根没想到言兮诺会吟咏这两句诗,虽说是诗词大会,但其实文人雅士也都暗自较劲,个个都无所不用其极,想彰显自身文采,所以吟咏诗句必定是精挑细选,更格外重视诗的含意。

  言兮诺根本不知道自己所吟之诗,难登大雅之堂,只是看着气氛正好,扬着自信嗓音大声道:「我这还有呢!」

  「哦?那再让我们饱饱耳福。」徐知府道。

  「鸳鸯……鸳鸯被里…成双夜,一树梨花……。」言兮诺吟用到一半,忘了后面的字,用手肘顶了顶沐风,小声的求救。「后面叁个字我给忘了。」

  「压海棠。」沐风吐着气音回覆,心忖着这小子的诗句都是打来的?怎么全是此等…闺房情事。

  「一树梨花压海棠。」言兮诺吟咏了出来,文人无不捧腹,全都乐呵呵的笑出声。

  徐知府忍不住盛讚:「言公子可真是诗词大会的一股清流,这诗选得可真是别緻,徐某自叹弗如,就此饮过一杯。」说完,自己罚酒一杯。

  宾客们见状,也都纷纷罚酒,又起鬨让言兮诺再咏一首。

  「不如换个流觴令,再继续?」沐风连忙打岔,心想着这会儿要是不阻止,言兮诺不知又该如何语出惊人了。

  「好,既然这东道主是沐风,那就接着风字流觴令,如何?」一旁宾客提议。

  在场全数同意,宾客们接连赋诗:「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」、「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」……。

  吟咏好几轮,赋不出诗的宾客陆陆续续酌酒一杯,轮到了沐风的顺序,他再次将倾慕投注在诗句里,道:「似此星辰非昨夜,为谁风露立中宵。」

  言兮诺看着沐风的眼眸里流露的深情,即使对诗句一知半解,仍不禁莞尔。

  「这情感可真是令人艷羡。」徐知府勾起单边嘴角,接着深思了一会儿,突然一改欢愉神色,敛容吟咏:「海水桑田欲变时,风涛翻覆沸天池。」

  沐风一听,便知徐知府来者不善,这明晃晃的就是在示意着风云变色的诡譎,不禁面色一紧,又随即隐去。

  徐知府变本加厉的咬着诗的每个字,道:「事实上我更喜欢后两句,鲸吞蛟鬬波成血,深涧游鱼乐不知,不知沐公子觉得这写得可好?」

  「这鲸鱼和蛟龙的争斗本就和游鱼没有任何相关。」沐风脸色一沉。

  「是没有什么相关,不过这游鱼某次却不小心误闯了大海,跑到了他不该去的地方。」

  「哦?真想不到这鲸鱼和蛟龙生活在广阔的大海也不过就这点气量,竟会和小鱼一番见识?」

  「哈哈哈!不过…我看这小鱼,似乎也不真的就只是小鱼。」

  聪明的言兮诺立刻察觉两人话里的针锋相对,说道:「徐知府的诗词在下从未听过,不如让我来吟咏一首带风字的诗。」

  徐知府笑道:「言公子请。」

  言兮诺清了清嗓子,道:「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,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。」一旁文人意想不到能在斗诗时听见如此平易近人的诗句,纷纷鼓掌欢笑,那笑里多少夹杂着点蔑视。

  徐知府见不得气氛转好,提议道:「不如
-->>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-->>
←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→